大陸移民美籍華人看台灣

2008/9/19


這是一位從大陸移民美國的美籍華人作家沈寧,
到台北旅遊六日的感受。原文刊載於2008年3月的世界日報。
正當台灣人為了大選  政治爭得面紅耳赤之際,聽聽大陸朋友怎麼看台灣,或許可以給我們一些啟示。


-------------------------------------------------------------------------------------------------------

 


人在海外,只通過報紙和電視發布的點滴去認識台灣,

結果是負面的,以為台灣政府績效不彰,官員品格拙劣,

台灣人素質低下,文明缺乏,社會混亂,令人覺得恐怖,乃至若干年前有機會在台北謀得一份很好的工作,也推掉了。

最近去了一次台北,發現過去多年的印象,至少百分之八十都錯了。

台灣政府確實績效不彰,官員品格確實低下,但僅此而已,

就我個人所見,台灣人(至少是台北人)的素質文明,已達到就中國人而言的最高度。


我是第一次去台灣,希望親身了解真實的台灣社會和台灣人,

所以推辭了接待單位的盛情,爭取更多個人單獨活動的機會。

台北之美,固然依賴於台北飯店之眾多,夜市之繁榮,小吃之豐富,飯菜之精美,

但更加吸引著我的,卻是台北的人,普通市民們。

走出桃園國際機場,立刻體驗台灣人敬業樂業的精神。

我找到長榮公車櫃檯,買票坐車到台北。

從桃園到台北,一小時路程,票價一百三十五新台幣,折約四-五美元,實在便宜,

美國丹佛這樣的公車,要貴一到兩倍。


我對台北毫無所知,詢問去下塌旅館哪站下車,

他們拿出汽車路線圖,指給我看,並用紅筆勾出下車站名。


我又問在台灣怎麼打公用電話,他們詳細告訴我,講解幾種價格,

告訴我省錢竅門,給我換了幾枚硬幣,說是還有十分鐘開車,

我可以先在候車室打兩個電話,指給我用哪架電話機。

在台北期間,我因故換過兩家旅館,沒有來得及告訴妻子更新電話號碼,

怕她打來找不到,跟前台服務員一講,

他不僅在本旅館電腦上做紀錄,以便所有服務員接到找我的電話,

都能轉給我,而且分別打電話到我原先住過的兩家旅館,

請那兩處的前台做好紀錄,

凡有美國來電找 沈 先生,便將電話轉過來。那兩邊的服務員,也都很樂意地答應下來。


事情都是小事情,但我看出大意義。他們既沒有板了面孔,愛搭不理,

也沒有「堆滿笑容」,為賺你的錢而忍痛做出「笑模樣」,

或者臉上帶「笑」卻心不在焉。我所見到的台北服務員們,

臉上總是很和氣,很真誠,也很認真,似乎那樣做很自然,很平常,

讓我覺得自己並不比別人低賤,也不比別人高貴,所以很舒服。


我住在忠孝東路和復興南路的交點,是台北鬧市區的中心,

每日從早到晚,車水馬龍,熱鬧非常。

早晨上班高峰,捷運(地鐵)忠孝復興站裡人湧如潮。

但擠在人群中,隨眾進退,發現台北人雖然匆忙,卻曉得禮讓,頗有君子風,

儘量避免相互碰撞,偶有稍微擦碰,也知互道歉意。


事實上,不論在馬路上、車站裡、公車上或是商店裡,

我從無一次見到有人橫衝直撞,

也不記得見到手插褲兜口叼香煙走路的行人,

或者有人隨地吐痰、亂丟垃圾。

更令我驚訝的是,即使在捷運車站裡,人滿為患,卻似乎並不喧鬧。


那是我在任何中國人聚集之地,從來沒有體會到過的。

公車上,飯館裡,就算西門町那樣的熱鬧地方,包括年輕人在內的台北人,

都懂得儘量保持安靜,不高聲喧譁,影響他人。


我從經驗總結:喧鬧與文明成反 比。

喧鬧之地,必是文明低落之處。

喧鬧度越高,文明度越低。

而凡文明之地,自然不見喧鬧。

由此可知,台北人的文明程度實在相當高了。


此言不虛,有例為證。在台北乘捷運,站內上下自動扶梯,

所有乘客都自覺站在右側,空出左半邊,讓趕路人走。

我從未見到一個人,站在左半邊,即使整條扶梯左側都空著。最可愛那些中學生,也如此守規矩。


中學生本來是最調皮的一群批,喜歡結夥說笑走路,可一上扶梯,

便都自覺站在右側,絕不為說笑方便,擠在左側擋路。

捷運車廂內,靠門處安排博愛座,即老幼病殘專座。

我每天乘幾次捷運,經常看見那博愛座都空著,許多乘客站在旁邊,卻都不坐。


上下學時,很多中學生乘車,也都站在博愛座前聊天,

絕不占座位,特別有規矩。

一次我見到有人抱個孩子上車,立刻有四、五人同時站起讓座,令人感動。


捷運車站台,每個車門前地面,都劃了斜斜的排隊線,我發現不論多麼擁擠的時刻,

所有乘客都會自覺依線排隊,絕不亂擠,而且永遠先下後上,絕無搶先之舉。

我在台北六天,街道上、商店裡、公車上或飯店裡,

無論何處,從未見到一處有人發生爭執,臉紅脖子粗,更別說罵架甚至鬥毆。


中國人聚集的市面,能做到如此,實在是讓我感嘆萬分。


台北是個大城市,馬路上行人多,汽車更多。自行車極少見,

但輕便摩托車成千上萬,大街小巷,隨處可見,上下班時可說震耳欲聾。

但我發現,市內交通亂中有序。十字路口,每遇紅燈,大群摩托車都會停下,

而且全部停在停車線後面,幾乎看不到有人搶出白線,停在人行橫道上。

左轉單車,也都會停在專設的左轉區內,規規矩矩。行人過馬路,從不亂竄,

都走行人穿越道,遵守燈標。所以雖然車多,還是很有安全感。


我相信,這是台北全民崇尚推廣文明五十年的偉大成果。

上世紀後半段時間,當有些地方把野蠻落後當作光榮來崇拜的時候,

台北社會開始對三代人進行不屈不撓的文明教育,已見碩果纍纍。


現在台灣實施十二年義務教育,所有青少年都起碼高中 畢業,進一步建設文明社會,更有雄厚基礎。


因為時間關係,我沒有到重慶南路的書店街逛,

只是在瞻仰國父紀念堂的路上,順便去了誠品書店,覺得真舒服極了。


台灣出版書籍,講究紙張裝幀,所以擺到架上總是很好看,毫無簡陋低賤之嫌。

書店之大,之整齊,之華貴,顯示著書世界的壯美。

裡面人並不少,但極安靜,絕無擁擠雜亂之感。

我走了走,買了一套自己多年前出版的《嗩吶煙塵》,當晚要送人,

又買了一批音樂唱片,價格都比在美國便宜一半,真想多買,卻苦於無法攜帶太多行李。


我星期天在台北故宮博物院參觀,看到許多家長帶領七、八歲的孩子,

細緻觀看各種展物,低聲地講解,耐心地回答孩子的問題。

我看到孩子們驚喜的眼睛,景仰的神情,家長的笑容,非常感動。

我想,那些家長肯定都受過高等教育,並且希望下一代也具備深厚的文化素養。


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當然會成為文明的人。

而且由此可知,不論有人怎樣地企圖切斷歷史,中國文化將永遠代代承傳,延綿不絕。


------------------------------------------------------------------------------------------
去年四月,我到普林斯頓大學參加一項反右派運動50年的研討會,認識 沙 先生,

沙先生提到他2005年第一次到台灣,感受和沈寧完全一樣,

人與人親切和善,搭車文明有序,書店充滿文化氣息。

沙先生說他在大陸生活了40幾年,在美國過了20多年,

但現在卻覺得台灣才是他的心靈故鄉。


我問他為什麼?他解釋說,大陸雖然是他的祖國,

但共產黨實在太可怕了,讓他只想遠遠地離開這個讓他飽嚐痛苦的地方。


美國是他的第二故鄉,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但生活久了也知道自己只是個過客。

反倒是台灣,雖然他才去了幾天,卻讓他有回到故鄉的感覺。

另一位朋友姓張,他說自己跑過幾十個國家,喜歡從交通工具看一個社會。

他對台北捷運以及台灣高鐵都讚不絕口,

不但設備新、車廂乾淨、服務好,而且乘客都很守秩 序,上下車排隊,無人喧譁。


在他的印象中,只有北歐和日本才有這樣的水準,連美國都比不上。


我們生活在台灣的人,整天被政客的語言污染,被電視疲勞轟炸,總覺得台灣一無是處,沒有希望。

其實,台灣一點都不差,


台灣不但建立起華人地區唯一的民主體制,

也是華人社會最文明的地方。

就像 余英時 教授說的:

台灣雖然很小,影響卻是巨大的。


讓我們珍惜台灣、愛護台灣。


========================================================

老媽子邊看這篇文章  感動的邊流淚!  來米國才一年的時間 (今天剛好是滿一年後的第一天), 老媽子對這篇文章心有戚戚焉.

雖然老媽子的家人多半是由大陸逃難到台灣 

由於一些省籍情節  讓老媽子的上一代吃了不少苦! 

但是老媽子出生於台灣   老媽子愛台灣 

老媽子總是不厭其煩的告訴那些沒常識也沒知識的米國人, 老媽子是台灣人!

老媽子不是忘本的人, 老媽子絕不會扭曲自己的祖籍. 老媽子以身為我父母的女兒為傲!  老媽子也絕不會承認自己是大陸人(阿六仔)! 

老媽子是中華民國的台灣人, 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台灣人! 

每當沒常識的米國人問老媽子: Does Taiwan belong to China?
老媽子二話不說  馬上搖頭  斬釘截鐵的說  NO!

台灣的好  真的是老媽子到美國之後  才發現台灣人是如何的文明, 台灣人是如何的自律!

老媽子愛台灣  以身為台灣人為傲, 也以身為福建山東混雪兒為傲!

哈....

創作者介紹

北卡妮可媽

北卡妮可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